当前经济形势及结构调整状况

曹远征

  我想从市场的角度来谈谈宏观经济面临什么问题,讨论三个问题:第一,这一轮经济下滑的原因是什么。第二,怎么看这一轮下滑。第三,中国结构调整发生了没有?为什么发生了结构调整?它对未来预示着什么?

出口下滑是经济下滑的直接原因 投资下降是重要原因

  首先,看看当前国内宏观经济形势。我们经济正处在下滑周期,从2010年第四季度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七个季度,如果第三季度情况不太好的话就是八个季度。大家经常在讨论这一轮经济下滑超预期,超预期在我看来并不是下滑的幅度有多大,下滑的速度有多快,而是下滑的时间长超过预期。按照过去中国宏观周期来看的话,这一轮下滑应该在一季度结束,三季度有趋稳迹象,是否能真正稳定有待观察。当前出口下降速度比预期快。在2010年的时候出口增速是30%左右,在去年上半年是24%,今年1-6月份是8%,1-8月份是7.6%。由于中国经济是高度外向的,出口的下降必然引起投资下降。出口是造成经济下滑的一个直接原因,但投资特别是工业投资下降是主要原因。

  从今年宏观经济来看,预计二季度可能是一个最低点,三季度可能有所回升,但是回升态势并不强劲,二季度是7.6%,预计三季度7.7%,四季度会在8.2%,全年经济增长可能在8%左右。就通货膨胀来说,全年可能不会超过4%,尽管CPI指数是在缓慢上升之中,但PPI继续往下走,是连续五个月负数。我们最担心的是增长速度下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阶段,也就是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很可能走到头了,但是从潜在增长率来看,未来十年大概在7-8%之间。如果跟亚洲出口导向型国家相比,这样一个状况类似于日本1973年以后、韩国1998年以后,正在下行期。但是中国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这个情况,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中国的服务业和城市化并没有达到当时他们的水平,为什么没有达到这个水平就下一个台阶呢?核心问题是制度安排上还有很多障碍,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改革就变得非常重要,改革引领结构调整。这是我对短期情况的评论。

中国的投资活动和出口高度相关

  我想更多说说怎么来理解中国经济目前的形势。观察一下GDP增长的需求结构,自从9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逐渐走向了出口导向型经济,出口占GDP比重在逐渐上升。金融危机对中国来说并不是金融机构出了多大问题,而是因为金融危机,国际需求萎缩,使出口出现负增长,从2009年第一季度开始连续五个季度负增长。由于出口在GDP的比重占如此之高,出口负增长,自然就把GDP增长拉下来了,这就是当年保八的原因。怎么保呢?看GDP收入结构,尽管劳动报酬绝对收入在增长,但是在整个国民收入比例是在下降,所以消费难以弥补GDP缺口,唯一的办法就是投资高增长。我们今天遇到的困难是这个投资高增长的峰值能否熨平,能否持续?按照国家审计署的数据可以判断,地方债务9.7万亿,46%发生在2008年以后。包括这一轮要稳增长,地方的投资很重要,不过投资来源在什么地方?

  然而,问题的核心不在这,它凸显一件事,就是中国的投资活动和出口高度相关。其实关注一下中国的出口部门,最主要的投资者是民营部门,主要集中在出口和房地产。当出口好、定单多,就增加投资,增雇工人,增加厂房,购买原材料。当出口不好,那自然就缩减生产,减少投资。如果民间不去投资,那就一定是政府去投资,这就是中国经济在投资波动当中出现的出口引领特征,就是出口变动引起的投资。

  此次出口又开始下行,我们是否还要启动大规模投资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要进行投资,投资的作用是什么?投资的规模是什么?投资的意义是什么?投资的方向是什么?从这个情况来说,其实我们找到一把理解中国经济的钥匙,这个钥匙大概是这样的,如果中国经济结构不发生转变,上述两个特点依然存在,也就是说不是一二三产业均衡发展,还是以制造业、以工业为基础,如果这个工业是高度外向的,更多是依赖外需,不是内外需均衡发展,那么一定会出现这个情况,这个情况和以前基本一样。怎么说呢?就是在消费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出口扩大带动非国有部门投资,然后拉动GDP。当出口下降,为了拉动经济增长或者应对产能过剩,国有部门就会去扩大投资,长期形成的出口导向经济结构决定了宏观经济运行的出口引领特征,并日渐形成了宏观经济政策的路径依赖,使宏观经济政策波动的锁定出口波动,而且是以刺激和控制投资作为引领波动的手段,使用的主要工具主要依赖于国有部门的投资。

投资拉动经济模式已不可持续 需调整结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要打破这个的话,唯一的出路就是调整结构,无外乎是一二三产业的均衡发展,尤其要发展服务业。无外乎是内外需的均衡发展,当前最重要的是扩大内需,而内需的重点是扩大消费。这个转变已经发生了,而且这个变化还在一步步的引导经济的运行,是推动结构调整的重要推动力。哪些变化呢?

  大概是四个,一个就是世界经济进入长期低迷的时期,中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不仅仅是不可持续,而且很难维持。金融危机还在持续的过程中,金融危机是资产负债表快速衰退危机,资产负债表是杠杆,现在是去杠杆。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看,政府债务不能超过GDP60%,只有中国政府是符合这个标准的,其他政府几乎都不符合,美国是100%,日本是236%,希腊是196%。从全球来看,在这样一个高负债的水平下,去杠杆的过程是漫长的,经济显然就是长期低迷的状况。过去我们面临的环境是经济全球化,世界市场是无限的,现在发达国家经济都开始变坏,中国将近一半出口市场受到影响。这提醒我们,过去这种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已经不可持续,而这样的提醒又恰恰构成动力,迫使经济结构调整。

  第二个挑战,就是农村剩余劳动力不再充沛。过去中国经济发展是依靠大量劳动力投入,特别是农村劳动力。农村劳动力供给充沛,压低了工资水平,造成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就是廉价制造。以低成本的竞争优势,形成了中国出口导向引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农民工的供给再不像过去那样充沛,自然而然的工资就该上升了。各地过去三年最低工资水平都有大幅度上升,而且是无论东、中、西都上升,那么劳动力成本一下子变成企业竞争的压力。劳动力成本这样的上升,这意味着技术进步就变成中国经济未来增长最重要的动力。

  第三,中国人口结构变化。中国过去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投资带动,投资和储蓄高度相关,中国过去储蓄率比较高,除了经济增长、居民收入提高以外,还有就是抚养成本低,一对夫妇一个孩子,这会导致储蓄率提高,特别是在90年代变得非常明显,储蓄率的提高就构成了投资率的提高,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金融在90年代开始爆发,也促进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人口学研究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总和生育率,如果总和生育率达到2.1,人口就不会老化。过去调查数据官方公布是1.8左右,如果是1.8的话,中国人口高峰大概16个亿,会出现在2035年左右,中国人口老龄化会出现在2020年以后。但是,按照去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来看,人口总和生育率不会高于1.5。按照1.4-1.5算,人口高峰很可能就是14亿左右,会在2025-2027年左右出现。人口老龄化不是出现在2020年以后,而是现在,特别是考虑到中国退休年龄又是在60岁,那么老龄化实际上在2010年以前就出现了,目前60岁退休人口已经占中国人口13.5%,大概有1.78万亿。更重要的,随着人口老龄化,抚养成本会发生变化,就是抚养成本开始再次上升,而且抚养成本上升很快,因为老年抚养成本远远高于儿童抚养成本。这就意味着储蓄在减少,投资在减少,投资驱动经济就难以维持。

  第四,就是节能减排。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基本上是一个粗放的模式,就是资源耗费型的,对环境不太友好,现在看来资源的约束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很多资源依赖于进口,价格波动一下,就开始有所担心。那么,这种资源耗费型的经济增长持续性就会受到挑战。大家讨论粮食问题,担心这次全球干旱,粮食价格会上涨。其实原因很简单,是中国土地的约束,去年年末中国耕地面积只有18.26亿亩。更何况现在中国粮食产区相对单一,而且中国北方缺水。在这样的情况下水资源约束也出来了。于是,资源节约型经济发展就变成必然选择。

  正因为上述几个因素,我说中国经济正在转变中。过去的经济结构决定出口为导向,但是现在发现出口的发动机在减速。我们未来是希望以消费为发动机,但是这需要收入配合,是缓慢的过程。于是只能靠投资拉动。但是,投资不是保一定的增长,而是稳住。宏观经济在这样一个结构变动的情况下,不可能扭转下滑的趋势。它的必要性就在于使下滑速度别太快,幅度别太大,而在这个情况下,开始为结构调整,为改革创造环境,因为只有改革和结构调整加速,才能在新的均衡点上实现稳定增长。这就是推进改革、推进结构调整的重要意义。

  由此,我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评论,就是如果说国民经济进入这样一个新阶段,宏观经济政策对其所带来的经济趋势性的转变无能为力。但是,可以通过预调、微调来阻止下滑幅度过大或者速度过快,为结构调整和推进改革创造一个条件,由改革推动调整出来的良好结构才能为将来的稳定增长建立基础。如果在这样的政策安排下,走向一定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我们看到从今年8号文件以后,财政政策变得更加积极。通过财政开支稳住经济增长,为今后结构调整和改革创造条件,从而为中国经济下一步发展创造好的环境。

主办单位: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技术支持: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 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