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中国县(市区)级发展改革论坛观点摘编

  在19日下午的论坛互动交流过程中,国家发改委领导同志、专家学者代表和地方发改委代表以及媒体和企业代表围绕如何处理好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关系,县级政府和企业应对之策等问题进行互动交流和探讨,对如何看待当前宏观形势、如何看待调结构和保增长的关系以及我们应该如何转型等重要问题各抒己见。

  一、如何看待中国当前宏观经济形势

  王建:危机仍将持续,中国经济要持续下行

  我敢说五到八年世界经济都走不出这场危机,日本泡沫破了以后20年都没走出来,直到今天日本都没走出来,有什么理由说07年美国泡沫破了,美国今天没走出来,明天它就能走出来?我看我们不能做这个预测。这场危机远没有过去,这也是我说中国经济要持续下行的原因。

  年勇:中国经济增长将放缓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了30多年,我们过去的优势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现在这些优势逐渐地在减弱,遵循经济的一般规律,我们经济增长即将要进入一个比较低的增长台阶,相对于改革开放30多年10%的平均增长速度来说可能要降一个台阶。

  欧阳进:有终端需求所以对经济不必那么悲观

  我个人认为可能没有必要那么悲观,现在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一个很重要的根源就是没有消费。我们中国的消费需求这点不愁,潜力是非常大的,虽然说我们的人均GDP突破5400美金,我们自己也说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但事实上来讲,一般老百姓的消费跟西方的不能说发达国家,跟西方一般国家相比,差距还是蛮大的,不管是吃的、用的,更不要讲农村这一块。所以我觉得既然有终端的需求,那么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有潜力的,没有那么大的悲观。

  二、如何看待调结构与稳增长的关系

  年勇:增长低的时候我们会被逼调结构

  增长和调结构的事情在中国从来都是一个矛盾的事情,增长快的时候,我们也讲了,在增长低的时候也讲过,环境不一样。快的时候是我们有实力调结构,低的时候是有环境逼着我们调结构。

  王建:调结构正是为了更好的促经济发展

  经济放缓时,我们正好要冷静下来好好思考如何调结构的问题。调整结构正是为了纠正过去高速增长中存在的问题,促进经济更好的发展。中国目前面临人口红利下降的压力,经济掉下来正好为我们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技术水平提供了很好的机会,谁走在了前面谁就能抢得下一轮发展的先机。

  魏志平:保增长和调结构是目的和手段的关系

  我认为保增长和调结构本身不是一对矛盾,而是一个目的一个手段的问题。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今年确确实实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我们的国税、地税从一月份的百分之二十七八的增长速度,下滑到四月份单月的几个点的增长,经济下行的趋势确确实实是非常明显的。但是我想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紧紧抓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工作,调整结构。只有扎扎实实沉下心来把调整结构的工作做好,才能够稳得住经济的发展。

  三、中国应如何转型

  王建:需要国家顶层设计来推动城市化和收入分配结构两项改革

  中国从外需转向内需是必须进行的,没有需求我们就没有新的增长,至少中期之内我们看不到能够再现高增长的希望。调整的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城市化,一个就是收入分配结构,但是这两方面是属于大的宏观层面的改革,是需要国家最高顶层设计方案推动的。

  有一些太平观点认为经济下行是政府宏观调控带来的,是政府做的一些结构调整所带来的速度下行,这种认识会耽误我们结构调整的步子,而这个结构调整也绝对不是现在这种小打小闹的结构调整了,是要在城市化上面,要在分配结构方面做一系列大的改革,没有根本性的改革,中国走不出这一场下行轨迹的。

  年勇:调整经济结构的突破口在产业

  高速增长掩盖了我们很多的问题,低效率问题、粗放类问题、技术水平不高的问题。经济放缓这个时候我们要做准备,按照中央要求就是转变发展方式。转变发展方式以后主攻方向就是调整经济结构,这当中核心的我个人认为可能就是我们的这个产业,这个是我们的突破口。

  欧阳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需要制度性的体制变革

  现在讲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发展方式转变其实应该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经济的,另外一个也是最主要的是制度性的变革。制度性的变革有经济体制的改革,但是并不完完全全是经济体制的改革,而应该说是各方面的体制改革。这种东西的突破可能是有一些滞后的,需要一些政治气魄。怎么在稳定住我们整个制度框架不变的情况下来推进解决各种问题,实现制度性的变革,确实要很大的政治魄力。

  魏志平:调结构促转型是产业、体制机制及观念思维等全方位转型

  调整经济发展方式,我的观念是要抓好转型经济,不仅仅是产业的转型,而且从体制、机制乃至各级干部的观念、思维、作风都要转型,也就是说从我们的体制制度到干部的作风和思想,都要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适应调整经济发展方式的需要。

  方言:农业结构调整的方向是发展现代农业

  农业结构调整,方向是发展现代农业,主战场是要抓好大众工程,这对于国家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个调整是要转变粗放型的生产方式,现在污染非常厉害,这对于农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南方的水稻种植,施用的氮肥利用率仅有35%,其他的跑到水里和天上去了,所以生产方式要有一个非常大的转变,这些都是在现代农业当中需要做的。

  姚明宽:节能减排对经济结构调整有着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

  我觉得节能减排对经济结构调整有着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十一五因为我们强有力的节能减排的措施,在结构优化这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节能减排目前的关键还是在减排,调结构在实现节能减排目标中起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魏志平:重视龙头企业的拉动

  我们在抓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变发展方式方面,一是搭建大平台,引进大项目,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些龙头的拉动,光靠中小微企业要保持一个较高速度和比较健康的经济发展是没有保障的。第二,从产业方面来讲,增量抓提档,存量抓转型。

  丁瑞英:诸城经验是主导产业的全产业链发展

  调结构,我们诸城市的经验是推动主导产业的全产业链发展。工业是我们的主要支柱产业,基本上实现了传统产业的高端化,高端产业集群化,还有产业集群园区化。还有一点是我们对龙头企业抓得比较紧,然后在实施自主创新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工作。

  郑子美:长乐经验是重视主导产业的升级改造

  从08年开始长乐市的主导产业还是纺织业。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在结构调整方面主要有这么几个做法:第一,产业结构方面主要是技术改造,这几年我们购买大批的进口设备,对一些老的设备进行更新改造;第二,产业链条上下延伸,我们主要是往上游的链条去发展;第三,在招商选资上下工夫;第四,在调整方面,我们要加大民生的投入,这也是一个挑战的方向。

  王建:危机时候正是企业实施兼并重组、走出去的好时机

  我们的龙头企业,在市场低迷的时候要抓住机会去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去横向并购和纵向并购;还有是向国外进军,我们现在日子是难过了,但是欧洲、美国的困难比我们要大得多。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去并购他们的先进的企业,把他们先进的技术、管理、市场营销渠道拿过来,不仅占有中国的市场,还要向海外市场渗透,这个正是我们百年一遇的机会。所以在危机当中看到机遇,利用这个时机,把那些效用差的,市场前景差的国内外企业都并购过来,这个是绝好的机遇。

  四、调结构之地方经验——如何解决土地瓶颈

  王建:提高土地产出率是未来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

  现在都在要土地,县里跟市里要,然后省里头再跟国家要,其实最终我们是没有这个条件能够多要的。所以未来中国在增长转轨当中有一个重要的话题,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就是要提高土地的产出率,有人对日本和中国做过土地使用率的比较研究,说如果要是按照日本的那个土地产出率的话,那么中国现有的土地保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增长率是完全没有缺口的,而且是有富余的。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方面土地存在严重的短缺,新的项目落不下来,另一方面是严重的浪费。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是2的容积率,但是2的容积率在日本的城市当中是一个平均值,而中国所有的660座城市的平均容积率是0.5,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中国人口第一集中的,土地利用很集中的地方,0.8几,不到0.9。所以中国未来就有一个转轨,这个对于我们发达地区的县级工作来说,就是要围绕着怎么提高土地产出,提高土地利用率做文章,比如说农村的土地浪费很严重,那么多的村,现在大家都出来打工,然后房子留着,荒弃的土地也很多,怎么围绕着这个情况去做工作。

  魏志平:新会经验是设门槛,重监督,重管理

  (解决土地的不足问题)我们有这么几个措施:一个是在门槛设置上,在工地准入门槛上我们的设置条件是很高的。第二,批了土地以后我们有专门的班子,甚至利用纪委监察局等督促和保障用地的企业能够尽快地产生效益。第三,对于土地违法的项目,我们是依据有关的国土政策,该罚款的罚款,该帮扶的要帮扶上马,该强制收回的我们坚决强制收回。

  丁瑞英:诸城经验是推行农村社区化发展

  土地现在是我们最大的制约瓶颈,像我们(诸城)县市区,很多非常好的项目因为土地的制约,现在落不下户,土地已经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重要的因素,这一块我们也是积极地探索,盘活利用低效土地,提高容积率,我们借助体制改革现在推行社区化发展,获得了一些明显的成效。

  郑子美:长乐经验是在招商选资方面下功夫

  长乐在结构调整方面,在招商引资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的招商选资选取一些比较符合当地的产业来进行运作,这样一方面有利于节约土地,另外一方面又可以稍微缓解一下现在因土地污染引起的矛盾。


  附:参与论坛人员单位及职务

  年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司副司长

  方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农经司副司长

  欧阳进: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政研室国际处处长

  姚明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资源司综合处处长

  王建: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魏志平: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区委书记

  丁瑞英:山东诸城市发展改革局局长

  郑子美:福建长乐市发展改革局副局长

主办单位: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技术支持: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 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