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年勇

  按照会议安排,我介绍一下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主要谈两点个人看法,即:一个是当前宏观经济的运行情况,一个是下一步经济发展的环境。

当前经济运行的基本情况

  当前的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应该说是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从去年底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的时候,对2012年经济的发展变化都做了一些分析判断。当时觉得2012年肯定是很困难的一年,包括国际方面的因素,以及国内方面的因素,并且这种困难和2008、2009年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时候不太一样。所以,当时预测2012年可能是一、二季度比较艰难,经济增长速度会比较低,困难会比较大。三、四季度可能会有所回升,主要考虑去年四个季度增长速度是前高后低的走势,上半年和下半年的基数不太一样,同时,也指望欧洲形势在经历了上半年的艰难之后,到下半年能有所好转。

  但是,今年一季度数据出来以后,确实没想到,原来觉得速度会低一些,但是没想到低这么多,只有8.1%。现在讲是连续五个季度下滑,但如果分析近两年季度GDP增长率情况的话,从2010年一季度的高点之后总体上是呈逐步下降趋势的。今年一季度比去年四季度回落了0.8个百分点,去年四个季度回落了0.8个百分点,这样等于是从去年一季度到今年一季度共回落了1.6个百分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判断底部在哪里是大家都很关心的事情。4月份数据出来以后,发现形势仍没有明显好转,还在底部徘徊。工业增长进一步回落,当月增长9.3%,发电量增长0.7%。这么低的发电量增幅,那么工业生产是什么状态呢?各方面对经济增长速度进一步下滑的担心有所加重。

  从中国的国情看,经济增长过快不行,会导致能源原材料和交通运输紧张,推高物价,造成经济过热。但是,经济增长过低也不行,会影响到企业利润和工资收入的增加,导致就业岗位减少,甚至引发各类社会问题。虽然今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比过去几年有所降低,但是如果经济增幅下滑过大的话各方面都接受不了。因此,防止经济下滑得过猛、过快、过多,就显得十分重要。当前特别需要密切观察经济运行的动态,搞好监测,加强调研,做好应对准备。

下一步经济发展的国内外环境

  对今后一个阶段时间经济运行的国际国内环境,我谈点个人看法,重点讲二层意思。

  先说第一层意思,即国际问题与国内问题相互影响。大家都知道,中国经济现在外向度已经这么高了,因此国际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对我国带来影响甚至干扰。从今年世界经济的情况看,总体上仍处在艰难曲折的复苏过程中。美国今年以来工业生产持续扩张,消费意愿增强,就业岗位也在增加。据IMF最新预测,美国经济今年可能要增长2.1%,高于去年1.7%的增长率。日本在灾后重建的拉动下工业生产有所回升,货币政策也是趋于宽松的。IMF预测日本今年经济增长率为2%,将扭转去年下降0.7%的局面。从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看,主要风险在欧洲。一季度我国对欧盟的出口下降1.8%,这是拉低中国经济增长率的主要因素。前一段时间欧债危机矛盾有所缓和。2月份希腊债务重组协议签订以后,获得1300亿欧元的援助。欧洲央行两次提供超过一万亿欧元的长期再融资操作,增加银行流动性。但是,欧债危机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欧洲稳定机制没有形成有效的防火墙,欧元区国家现在基本是靠借新还旧来渡过当前难关,风险还在积累。特别是今年欧元区核心国家将集中出现还债高峰期,如意大利、西班牙今年到期需还债的数额分别达3300多亿欧元和1400多亿欧元,无论靠发债还是靠援助,筹集这么巨额的资金是非常困难的。目前,欧元区经济还在下行,制造业PMI持续走低,4月份已降至45.9,创近3年来新低,特别是就业形势恶化,失业率超过10%,西班牙、希腊失业率在20%以上。因此,今年欧元区经济不容乐观。最近,IMF预测欧元区经济将下降0.3%。欧元区经济下滑会对我国外贸产生不利影响。总的来看,今年世界经济增长将会放缓。IMF最新预测,今年全年世界经济增长率为3.5%,比去年低0.4个百分点。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仍然复杂严峻。

  再说第二层意思,即国内的长期矛盾和短期矛盾相互交织。从短期看,主要还是需求不足。在外需萎缩的同时,由于前期国内刺激政策的逐步退出,国内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的增速也都有所回落,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仍然较大。这个矛盾又与一些长期矛盾交织在一起,增加了矛盾的复杂性和解决问题的难度。有些矛盾看似长期的,但它也反映在短期,反映在当前。比如讲中国的潜在增长率问题,既是长期问题,也是短期需要正视、面对和着力解决的问题。我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过去支撑高速发展的一些因素已经发生变化或者开始发生变化。过去的高速增长,靠的是劳动力充足、储蓄率高等要素的优势,靠的是改革和开放的优势,现在这些优势都在减弱。国际经验显示,在起飞时高速增长阶段一般是25年左右,我国经济以10%的增长速度已经发展30多年了,尽管未来一个时期仍有可能继续保持一个相对较快的增长速度,但是必须充分认识世界工业化的一般规律,那就是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工业增加值在整个经济总量中的比重达到峰值后将开始下降,投资率上升达到峰值后也将开始下降,在各种优势的潜力得到充分释放之后,整个经济增长水平就要下一个台阶。我国的工业化进程也不会例外,也要经历这样一个经济增长速度下台阶的过程。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在我国经济进入增长速度下台阶这样一个阶段之前,我们是不是做好了应对随之而来的困难和挑战的准备。也就是说,过去靠高速增长所掩盖了的诸多矛盾能不能有效解决。那么,当前最为突出的矛盾是什么。应当说,当前最为突出的矛盾是经济结构不合理,主要体现在产业素质不高、竞争力不强。产业素质不高、竞争力不强的根源,是创新能力不足。而创新能力不足的根源,是支持创新、激励创新、特别是增强人的创造力、企业的创造力、社会的创造力的相关体制机制改革滞后。当然,回顾世界工业化的历史我们知道,我国只用了30年就完成了工业化国家用300年走过的历程,我国的产业发展过程是高度压缩了的过程,虽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举世瞩目的成就,硬件上去了,但软件没跟上,也就是说相应的思想观念、体制机制没跟上,这也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世界上还没有在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实现工业化的先例。但是,现在急需补上这一课,补上软件没跟上这一课,就是说要加快解决体制机制改革滞后的问题,加快形成创新驱动的新优势,在经济增长率下台阶之前做好应对准备,确保我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

主办单位: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技术支持: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 请注明来源